商汤和伊尹黄河下游有个部落叫商

发布时间: 2019-03-11 13:30:03   阅读量:13

黄河下游有个部落叫商.传说商的祖先契在尧舜时期,跟禹一起治过洪水,是个有功的人.后来,商部落因为畜牧业发展得快,到了夏朝末年,汤做了首领的时候,已经成为一个强大的部落了. 夏王朝统治了大约四百多年,到了公元前十六世纪,夏朝最后的一个王夏桀在位.夏桀是个出名的暴君,他和奴隶主贵族残酷压迫人民,对奴隶镇压更重.夏桀还大兴土木,建造宫殿,过着荒淫奢侈的生活. 大臣关龙逄劝说夏桀,认为这样下去会丧失人心.夏桀勃然大怒,把关龙逄杀了.百姓恨透了夏桀,诅咒说:"这个太阳什么时候才会灭亡,我们宁愿跟你同归于尽." 商汤看到夏桀十分腐败,决心消灭夏朝.他表面上对桀服从,暗地里不断扩大自己的势力. 那时候,部落的贵族都是迷信鬼神的,把祭祀天地祖宗看作最要紧的事.商部落附近有一个部落叫葛,那儿的首领葛伯不按时祭祀.汤派人去责问葛伯.葛伯回答说:"我们这儿穷,没有牲口作祭品." 汤送了一批牛羊给葛伯作祭品.葛伯把牛羊杀掉吃了,又不祭祀.汤又派人去责问,葛伯说:"我没有粮食,拿什么来祭呢?" 汤又派人帮助葛伯耕田,还派一些老弱的人给耕作的人送酒送饭,不料在半路上,葛伯把那些酒饭都抢走,还杀了一个送饭的小孩. 葛伯这样做,激起了大家的公愤.汤抓住这件事,就出兵把葛先消灭了.接着,又连续攻取了附近几个部落.商汤的势力渐渐发展了,但是并没引起昏庸的夏桀注意.商汤妻子带来的陪嫁奴隶中,有一个名时伊尹.传说伊尹开始到商汤家的时候,做个厨司,服侍商汤.后来,商汤渐渐发现伊尹跟一般奴隶不一样,商汤和他交谈以后,才知道他是有心装扮作陪嫁奴隶来找汤的.伊尹向汤谈了许多治国的道理,汤马上把伊尹提拔做他的助手. 商汤和伊尹商量讨伐夏桀的事.伊尹说:"现在夏桀还有力量,我们先不去朝贡,试探一下,看他怎么样." 商汤按照伊尹的计策,停止了对夏桀的进贡.夏桀果然大怒,命令九夷发兵攻打商汤.伊尹一看夷族还服从夏桀的指挥,赶快向夏桀请罪,恢复了进贡. 过了一年,九夷中一些部落忍受不了夏朝的压榨勒索,逐渐叛离夏朝,汤和伊尹才决定大举进攻. 自从夏启以来,同姓相传已经四百多年,要把夏王朝推翻,也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汤和伊尹商量了一番,决定召集商军将士,由汤亲自向大家誓师. 汤说:"我不是敢进行叛乱,实在是夏桀作恶多端,上帝的意旨要我消灭他,我不敢不听从天命啊!"他接着又宣布了赏罚的纪律. 商汤借上帝的意旨来动员将士,再加上将士恨不得夏桀早早灭亡,因此,作战非常勇敢.夏,商两军在鸣条打了一仗,夏桀的军队被打败了. 最后,夏桀逃到南巢,汤追到那里,把桀流放在南巢,一直到他死去. 这样,夏朝就被新建立的商朝代替了.历史上把商汤伐夏称为商汤革命,因为古代统治阶级把改朝换代说成是天命的变革,所以称为"革命".这和现在所说的革命完全是两回事!

到底参加过,遵义会议?在党史研究出现邓小平是否参加过遵义会议的争论,应该说这个问题是邓小平自己亲自出马挑起的.这个问题之所以出现,大体上与毛后时代内部出现个人与组织关系颠倒的大格局有一致性,这个时期很多高官选择性地忘记了是个人首先要服务于组织目标,反过来强调组织或者组织:要服务于个人积累政治资本的需要,由此带来了大量的.重写事件. 在现实世界的一切组织中间,不管是私营企业还是政府机关,单独的个人都是低于组织和要服务于组织目标的,但是,特殊时期会出现各种把过去的组织历史服务于个人资本积累需要的潮流,从而在根本上颠倒个人与组织的各系,这个特殊时期通常总是会在历史剧烈转轨时期出现.所谓的西路军问题,乃至于遵义会议出席人员的争论,无不与个人与组织关系颠倒有着因果关系:现在组织的历史要更多地服务于个人政治资本积累需要这往往体现为炫耀老子一贯正确或老子从前就很牛. 在个人高于组织的颠倒性关系确立之后,许多原本极为明晰的事情也会被搅得云遮雾罩,甚至,有时候进行拨云见月据以澄清史实的努力,反而是不对的了. 一,话题和问题是如何产生的 在1957年之前,不存在邓小平是否参加过遵义会议的话题和问题,遵义会议现场经过多方取证的布展内容,也不包括邓小平的位置. 1958年邓小平首次在遵义会议现场,提出自己参加过这次会议的意见,在1965年邓小平第二次到访之前才在会议布展中,匆忙加上邓小平的位置,由此才产生了邓小平是否参加过遵义会议的疑问.文革期间清北的大学生进行过调查取证,做出了否定论证;到了1980年代官学党史机构则反过来进行肯定论证,此后出版的回忆录中间多有附和肯定论证的响应文字,但在说服力方面大有欠缺. 据文革期间新北大公社相关大学生的调查取证,1958年邓小平到遵义会址现场参观,首次提出自己参加过遵义会议.事后,展览馆方面多方求证未获证实,七年时间内未修改布展内容.1965年9月中旬,地方官员在得知邓小平即将再次来访,在此压力下才匆忙依据邓小平个人的意见,在会场布展中间加上了邓小平的位置. 后来说邓小平担任过中共中央秘书长职务,此类肯定论证的主要根据是:第一,邓小平在填写的履历表中,这一时期一直填写的是中共中央秘书长.第二!

中央文献出版社2005年,第91页]但在索尔兹伯里自己的书中间,说法有所不同:据他回忆,在遵义会议前不久召开的黎平会议期间,他已被任命为中央委员会秘书长,或按照刘英的说法,他担任中央直属队的秘书长.索尔兹伯里准确地指出:就职务和职责进行对照而言结论会大有不同:这个职务听起来很重要,实际上并非如此.根据现在的回忆推断,秘书长的职责是整理会议记录,整理文件,文件归档,收发信件和起草命令等.事实上至今没有发现邓小平以秘书长署名的电报或文件.[ 索尔兹伯里。

中共中央

说过,遵义会议,邓小平是中共中央秘书长,这一点我完全可以证明.第三,1984年,有关部门在为;撰写中国主要领导人的传略条目时,曾就此问题请示过邓小平本人,邓小平说他是1934年底开始担任中共中央秘书长的.这个有关部门就是中央文献研究室,传略内容中文版于1988年正式出版:,上述所引内容就是出自这本书,主要证据来自邓小平自己填写的简历和口述内容.此外还有一条旁证是1984年,哈里森索尔兹伯里访问刘英,刘英说,遵义会议后不久,邓小平被派往作战部队,中共中央秘书长的工作由她接替.[ 徐占权编著,电子书,第十三章绵里藏针] 据陈云在共产国际的汇报材料,报是红军机关报,假如官学机构说邓小平是中共中央秘书长职务可信的话,显然就出现了严重的职务与职责之间的不对称状况,邓小平以中共中央秘书长身份长期越俎代庖去办军队机关报,长期从事职务中共中央秘书长岗位职责之外的办报业务,完全没有留下中共中央秘书长应履行业务的任何证据至今没有发现邓小平以秘书长署名的电报或文件,若其为真,则明显是匪夷所思的长期严重越位和串岗行为. 四,肯定论证自身诸种证据的相互检验 从官学机构自身考订的党史线索对照,作为中共中央秘书长的邓小平,除了特意出席过遵义会议这一次政治局扩大会议之外,并未参加此前政治局召开的通道会议和黎平会议,此后政治局在鸡鸣三省村和扎西开会,邓小平也未参加,同时各次会议均未请邓小平从事秘书记录工作.不过,有一个伍云甫同志,倒是真有很多次记录重要会议的工作经历,其职务是军委第三局政治委员,他本人的长征日记也是考订长征期间很多史实的重要文献依据. 我们看看官学机构编撰的。

,所记录的邓小平在长征那段路上的工作内容,以及政治局各次会议的状况. 10月10日晚,中共中央和中革军委率领红一,三,五,八,九军团及中央党政机关,军委总部和直属部队共八万六千人,开始从瑞金等地出发,进行战略大转移.邓小平带领.油印版第一期.27日出油印版第二期.11月9日出油印版第三期.14日出第四期.25日出第五期.27日过湘江时扔掉笨重的油印机,此后依靠手摇油印机了.12月上旬过老三界后出第六期.12月11日或12日通道会议召开邓小平未参加.12月15日黎平会议召开邓小平未参加.在此期间,军委一二纵队合并,刘伯承任司令员!

入党还在莫斯科的党校短训班培训过.红军草创时期,他作为广西左右江根据地和红军的头号政治领导人,很接近于第一层次领导人圈层的边缘.他回到江西中央根据地之后,其地位显著下降了,这主要是受到1931年崇义开小差政治污点的影响,在被作为罗明路线代表人物批判之前,就早已经跌出了第一层次领导人圈子了,当中心县委书记职务能否达到第二层次领导人圈层都不无疑问.长征开始时,他本人是被总政治部提名跟到走,[ 部队留人由总政治部决定,如邓小平随军长征就是总政治部决定的.见李维汉!

什么的,亲自履行过第一圈层的决策职能,多年来所做的肯定论证工作不少,惜乎未能提供使人信服的过硬依据. 二一八年六月二十三日初稿 二一八年六月二十五日修订 附录:相关文献摘录 一九五八年十一月三日,邓小平,杨尚昆,李井泉驾临遵义纪念馆.当时纪念馆的陈列,是根据五七年多方查证后布置的.一楼陈列馆里,悬挂着当年参加会议的十八人的照片.邓小平没有参加会议,当然不会有他的照片.但是,这个野心勃勃的家伙,一看十八人中,独独缺少他这个邓总书记,满脸不高兴.于是眉头一皱,计上心来.走到楼上当年开会的会议室,立即装出一副旧地重游的样子,肯定地说:会议就在这里开的.接着竟厚颜无耻地指着会议室靠里边的一角说:我就坐在那里.事后,在邓小平的指使下,有个叫做肖明的御用文人,特意写了一篇。

中共党史资料出版社1986年,第346页]这说明他的命运是操在第二层次干部手上的,地位不会高于第三层次.真正使得邓小平党内地位重新跃升,是从1938年红军东渡山西开始的,他先是担任政治部主任后担任129师政治委员,这就近乎一路诸侯的领军人物了,这才使他回升到第二层次领导人地位上.等到建国之后,邓小平1952年作为五马进京之一并于1956年八大会议上,成为总书记,才初步靠近第一层次领导人圈层. 邓小平在职业生涯中间靠近第一圈层,是经过了1938年和1956年两次坐直升飞机完成两级跳之后才形成的,硬说遵义会议前后,邓小平就已经开始在第一层次领导人圈子内外晃悠过,后来甚至还指挥过:淮海战役。

的臭文章,先后在!

上大登特登,广为传播.说什么:遵义纪念馆的工作人员,很久以来就盼望着能接待一次参加遵义会议的客人.今天这愿望实现了.为捏造邓小平参加遵义会议,大造舆论.事后,遵义会议纪念馆的同志为了证实邓小平的话,曾多次通函有关部门,请求查询旁证材料,结果一一落空,得到的是否定的回答.一九五九年五月十五日中共中央办公厅秘书局在遵义会议纪念馆的一再追问下,明确回答:关于邓小平同志是否参加遵义会议的问题,我们没有这方面的材料,无法证明.一九六四年,当年曾是主席警卫员的陈昌奉同志到遵义,据他的回忆,遵义会议时他根本没有看到过邓小平.大量事实证明:所谓邓小平参加遵义会议纯系他自己无耻的捏造.邓小平为了提高个人威望,达到其篡党,篡国的野心,竟然无中生有,大造其谣,不惜玩弄篡改历史的卑劣手法.最后的结果,贵州省及遵义纪念馆内一小撮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为了巴结邓小平,不顾广大革命群众的抗议,说什么:他是政治局常委,他说自己参加了,还要找谁证明.一九六五年九月十四日,在邓小平第二次去遵义前夕,终于再次修整了陈列方案.于是,会议室椅子多了一张,茶杯增了一个,邓小平的狗头也挂在了陈列馆的墙上,竟然和我们最高统帅毛主席并列在一起.使邓小平的阴谋暂时得逞.[新北大公社第四野战军咏梅战斗队!

本文标签: 商汤和伊尹  中共中央  
图文阅读

最新更新

推荐链接

相关阅读